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看看厦门

搜索
热搜: 厦门 交友
同安家政公司实名认证审核说明版主火热招募中恶意灌水者一律删帖
查看: 27044|回复: 1

[杂谈] 1987版《红楼梦》“选美”背后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7 15: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国,演员极少通过“星探”这个途径被发掘,1987年版《红楼梦》却开了先河,大规模在全国范围挑选宝、黛、钗、凤,以及大观园中“水做骨肉”的众女子们。

蒋光明是四川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作为王扶林的导演助理,他跟了《红楼梦》三年,亲历了该剧从“选美”到拍摄完成的过程。

后来,他将这些或亲历或采访的内容写成长篇纪实文学《红楼选美记》。明年将值1987年版《红楼梦》播出30周年,欧阳奋强打算按1987年版的文学剧本重拍红楼,他也有意出版该文,也因此,他向我们讲了一些红楼背后的陈年往事。 556.jpg
王扶林(右三)和陈晓旭(左三)、张莉(右二)

1983年初,红楼剧组成立,年底开始全国范围招演员。当时,红剧并没有专职的“星探”,去“选美”的人也是从事表演多年的演员。

星探们把挑选重点放在全国各地的艺术团体上,红剧大部分演员都是这样挑来的。

最开始,大家也没有明确的选人标准。蒋光明问王扶林心中的林黛玉长什么样,王导也说不清楚,但人带到他面前,肯定就知道她是不是。

不过有一点,王导是肯定的,演员们首先要漂亮,其实是各种型的漂亮。

剧组编导向星探们叙述角色的形象轮廓和性格特征,强调入选者必须具有古典美女的风姿和一定的表演才能,还必须经过面试、小品练习、角色试妆录像三大关口。

为提高效率,星探们组成两支“选美”小分队:一队为“南方行动小组”,沿长江流域由东向西横扫过去;另一队“北方行动小组”则一路出关,直抵北疆边城哈尔滨;北京作为剧组的大本营,更应该注意“就地取材”。

夏明辉(饰邢夫人)、王贵娥(饰尤氏)、李志新(饰贾珍)同属“南方行动小组”成员,头一站就到了上海。

出发前,剧组人开玩笑说,上海美人如云,必将挑花了眼。然而,他们把上海的艺术院团翻了个遍,也没选中一个。

蒋光明说,上海女生蛮漂亮,但骨子里太洋气。还有很微妙的一点,很多姑娘因为身材颀长(这本来是优势)而断送了进入“大观园”的机会。

蜀地走出来“薛宝钗”

自古以来,蜀国多美女,这似乎也成为影视导演必去四川挑女演员的缘由。四川也是红剧“选美”最重要的一站。

夏明辉就是四川人。对于四川之行,她充满信心,一方面她对家乡有所偏爱,另一方面她对四川姑娘心里有底,四川姑娘的个头相对矮一点,反而还占些便宜呢。

夏明辉就这样来到了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歌舞团的练功厅坐落在巴金故居遗址上,墙上镶着一排排大镜子,三三两两的姑娘们合着音乐练着功。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姑娘步履轻盈地走进练功厅,手轻扶练功杆,昂首挺胸,伸开左腿,飞快地旋了一个漂亮的180圆弧,正好面向夏明辉。姑娘水汪汪的一双眼睛,笑靨倩兮,眉目流盼,好一个东方美人。

“她叫什么?”夏明辉悄悄打听。“张莉。”“美丽的丽?”“不,茉莉花的莉。”夏明辉记下了这个名字。 559.jpg
张莉

夏明辉又来到川剧演员王竹惠家,跟几个川剧演员见面。一进屋,姑娘们纷纷围上来,她一回头,发现角落沙发上坐着一位姑娘,落地灯幽幽的光晕为她勾勒出朦胧的轮廓。

夏明辉立刻被吸引住了。王竹惠注意到了夏明辉的眼神,招呼道:“邓婕快过来。”

“怎么这么矮?”夏明辉差点脱口而出,走到亮处,她才发现这姑娘肤色微黑。一矮一黑,使刚才优美轮廓给她的强烈印象,一下黯淡了下去。

王竹惠忙不迭说:“她特别上妆,一化妆就是一个绝代佳人。”

夏明辉给了邓婕录像的机会。邓婕的气质有点硬气,眼睛盯人时似乎带了“钩子”。她先是试探春,又改试尤三姐,尤三姐的戏在感情上大起大落,正中她的心思,她索性放开去演。

蒋光明说,在这群应试的姑娘中,夏明辉、王贵娥是有些偏爱邓婕的。邓婕身上有一种气质,显三分藏三分,挺迷人,虽说年龄偏大,却使她平添了几分稳重和坚韧,而她的扮相也确实漂亮。她们隐隐感到,邓婕十有八九将入选。 560.jpg
邓婕

张莉则属于另一类人。蒋光明回忆,也许她在跨进这个房间时就做好了转身离开的准备,这倒不是她对进入《红楼梦》剧组没有兴趣,而是她有着“消化不幸”的自我调节能力,她从不围着夏明辉等人问长问短,只是扑闪着眼睛仔细地听,细细地琢磨。

张莉试的是“木头”迎春。夏明辉等人怎么要求,她就老老实实地演,绝没有花样翻新的欲望,所以录她的戏也很顺利。

录像带被带回北京后,四川演员里最开始顺利通过的只有张莉,其余人纷纷落选。

邓婕引起了颇大的争议。有人嫌她个矮、皮肤黑,也有人力挺,觉得她的眼神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很吸引人。

最后,王扶林凭着多年的艺术经验判断,这是一个好苗子,未琢之璞,光在其中。邓婕成功走进“大观园”。

细雨为“林黛玉”添彩

《红楼梦》中的才子佳人陆续登场,多愁多病的林妹妹却“千呼万唤始出来”。

剧组从一开始就不断放出“星探”周游各地,以求找到十全十美的林黛玉,但长时间并无新发现。王扶林准备在现有演员中挑选,而他考虑最多的是陈晓旭。

大凡导演往往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而这种感觉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 569.jpg
陈晓旭和张莉

王扶林是在1983年夏天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里见到陈晓旭的。当时,他正在北京华侨大厦一个亭子间里拆阅演员的自荐信,身为导演助理,蒋光明也在场。

陈晓旭敲门走了进来,一件湖绿色乔其纱套衫,牛仔裤裤腿挽到膝盖上,额前刘海上蒙着细细的水雾,一条乌黑的长辫垂直腰际,辫梢上的水珠濡湿了衬衣。

姑娘自我介绍后,王扶林恍然想起半个月前,曾收到鞍山市话剧团演员陈晓旭的来信。来信颇长,谈了她对《红楼梦》的理解和对黛玉这个人物的分析,另外还附了自己写的两首诗,几张印在杂志和挂历上的照片。

来信诚恳,思路清晰。她对《红楼梦》和黛玉的人物理解虽然尚浅,但仍有独特的认识,照片虽看不清爽,但眉眼、脸型无疑是接近黛玉的。王扶林阅后立即复信,请她到北京面谈,但附上一条说明,如果入选,报销车旅费,不录用则自理。 557.jpg
王扶林和陈晓旭

王扶林急忙把陈晓旭让进屋,招呼她坐下。一双漂亮的杏仁眼,瓜子脸,肤色很白,高高的鼻梁,紧抿的嘴唇,陈晓旭本人比照片上要漂亮得多。

交谈中,王扶林感到陈晓旭天资聪慧,思路敏捷,不是那种徒有其表的姑娘,是一颗好苗子。

“如果我们选用你,会去信通知你。”当天下午,陈晓旭就要回鞍山。她对王扶林没有明确回答似乎有些失望,王扶林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回去好好读读《红楼梦》会有用的。噢,火车票保存好,千万别丢了。”

这句话无疑对陈晓旭起了作用。她看着王扶林,使劲点了点头,在细雨中撑开尼龙伞,慢慢融入了茫茫人流。

蒋光明至今还在感叹,陈晓旭应该感谢那天的蒙蒙细雨,“小雨,这个自古以来就牵动着无数诗人情思的精灵,同样撩拨着王扶林的满怀愁绪。望着陈晓旭远去的娇小身影,王扶林只觉得她像一首遥远的诗,既朦胧,又清晰。”

娃娃脸的“贾宝玉”

王扶林曾发表过自己对宝玉“这位带有浓厚纨绔气质的公子哥儿”的深刻理解。

他认为宝玉虽然生活在胭脂堆里,和姐妹、丫鬟们一处,或谈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或斗草髻花,但绝不是半男半女的阴阳结合体,必须由男演员扮演。

国内一位作家曾幽默断言:“贾宝玉恐怕现在还未出生啦”。宝玉确实难找,剧组人员踏遍大半个中国,也未曾觅到一位满意的宝玉。

蒋光明记得,来应试宝玉的多是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但不论脸型、个头、气质都不能入选,因为宝玉不能是现代味十足的英俊小生。

当时,剧组有了一个相对固定的“目标”。他叫徐伟伟,16岁,是中国戏校的武生学员,身高168,曾在电影《岳家小将》中饰演岳云。

徐伟伟的外形和气质都很接近宝玉,虽然还不十分理想,考虑到寻找宝玉的难度,基本就成了第一号“种子选手”。

不久,麻烦就来了。演员培训班期间,徐伟伟发生了一系列变化,身体越长越高,脸上不停地冒青春痘,脂粉气、书卷气渐渐少了下去。

王扶林立刻让他试了几段戏,谁都觉得眼前的“宝玉”已不是心目中的怡红公子了,和“黛玉”、“晴雯”试的小品更让人别扭。

万般无奈,徐伟伟退出了剧组。红剧开机迫在眉睫,众姐妹相继入园,众星捧月的宝玉连个影儿都没有。 561.jpg
欧阳奋强和陈晓旭

过了几天,北京几家大报都在醒目位置刊登了《红楼梦》寻找“宝玉”的启事。在报上刊登选演员的启事,这在建国以来的影视界恐怕尚属首次。

这时,有人告诉王扶林,她曾和一位男演员合作过,他叫欧阳奋强,是峨影演员剧团的,挺接近宝玉。正好,王扶林要到四川选景,便决定和他见见面。

抵达成都后,王扶林下榻在锦江宾馆。邓婕也认识欧阳,王扶林托她去叫,待邓婕来到欧阳家时,欧阳恰好不在,只好留下一张纸条。

欧阳回到家已是晚上,看到纸条,急忙转身出门,见到导演已是夜里11点。

他穿个大裤衩、大拖鞋、胡子拉渣地就来了。王扶林看着眼前这位小伙,个头不高,国字形的娃娃脸,一双微凹的大眼睛,实在不像一位电影演员。

不过,欧阳给王扶林的第一印象很好,首先外形很接近导演心目中的宝玉,从谈吐中他也发现欧阳的艺术感觉不错。隐隐约约中,王扶林觉得自己长期茫然的视线在慢慢聚焦。

王扶林对他说:“我们明天回北京,你向单位请假后也到北京,记住,要坐飞机去!我想你是很有希望的。”

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选美”持续了大半年。1984年春夏期间,红楼剧组在北京圆明园举办了两期演员培训班,一次三个月。通过学习,才慢慢确定了最终的演员人选。

蒋光明还记得当时的学员名单:上海越剧院乐韵、江苏扬剧团沈琳、安徽安庆黄梅剧院郭霄珍、安徽黄梅剧团袁枚、安徽省歌舞团王晓洁、武汉儿童艺术剧院东方闻樱、昆明青年话剧团周月、四川川剧院邓婕、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张莉、鞍山话剧团陈晓旭、哈尔滨京剧团沈璐、北京中国京剧院张静林、西安电影制片厂陈剑月、北京儿童艺术剧院郑铮、浙江农村金莉莉、南京某商店售货员成梅、北京国防科委情报所张蕾、北京皮鞋厂姬培杰、冶金部影视中心胡泽红、中央歌舞团张明明、浙江越剧团朱碧云、北京待业青年张玉屏……

演员们来自全国十几个省市的几十家单位,有意思的是,正儿八经的影视演员很少,所以最开始也有人调笑他们是一帮“乌合之众”。

倒是戏曲演员多,京剧、昆曲、扬剧、评剧、川剧、黄梅戏,种类繁多。某种程度上,戏曲演员就像一张白纸,接地气,适应性强,好调教。 562.jpg
进了培训班,演员们就像走进了“军营”,过上了严格的“军事化”生活。

早上6点,她们就要起床,跑步,出操,练嗓,练形体;7点半开饭,饭后上课;下午排练小品;晚上看书,整理听课笔记或观摩教学影片;9点半准时熄灯睡觉。

姑娘们大都来自各文艺院团,素不坐班,现在每天蒙蒙亮就要爬起来,实在有些艰难,张静林甚至哭丧着脸说:“过去哪遭过这份罪……”

对剧组来说,最为关键的是如何在短期内提高演员们的认识水平,而他们进班第一件事,就是读《红楼梦》。

因为红学太深,剧组还邀来周汝昌等红学家讲课。红学家们治学,方向不同,方法有别,有的博议,有的善论,有的擅于考证,有的偏重案例,都是为了带领这群少男少女走进“大观园”的迷宫。

有一周时间大家都情绪低落,因为听不懂。欧阳奋强第二期培训班才来,直言自己就像“天天坐飞机”。

蒋光明说,平心而论,按他们的文化层次、年龄、人生阅历,要想准确理解和把握《红楼梦》的丰厚意蕴是很困难的,红学家们虽然尽力深入浅出,但实际上只能灌输,因为他们大多数连《红楼梦》的基本知识都了然无知,很多人甚至弄不清人物血缘关系,哪个是主子,哪个是奴才。

因而下课铃声一响,他们就密密匝匝地围住老师,叽叽喳喳问个不停,问题古怪、稀奇,甚至有些可笑。 563.jpg
除了红学顾问,每位演员还有一位指导老师,他们都是业界资深人士,甘当绿叶捧新人。李颉(饰贾赦)就手把手教过半路顶上来,毫无表演经验的牟一(饰迎春),看到她学有所成,老人家甚至哭了。

专家们从眼神、步态、礼仪、琴棋书画方面对演员们进行全方位辅导。譬如,现在的姑娘都走路生风,但古时候的姑娘是巧挪碎步,这都要一点点抠一点点培训。光是酒令,就请专家讲了整整两天。

培训的效果很明显,从最开始的懵懂无知,演员们渐渐对《红楼梦》产生了敬畏感。 558.jpg
王扶林也从不急于给演员们分配角色,而是把他们置于一种强烈的竞争机制中,允许他们有一定限度的选择自由,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或暴露各自的弱点),最后,通过对他们小品表演的鉴定和日常生活的观察来评定角色分配。

“这无疑是厉害的一手。”蒋光明说,王扶林巧妙利用了演员渴望担任角色的心理,让他们自始至终保持一种紧张状态,这种心理往往又化作莫大动力,使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不敢懈怠。

如果属意某个角色,导演还会经常考他们,大家因此紧张得不得了。邓婕的表达能力很强;张莉不擅言辞,嘴比较笨;欧阳也爱说,但经常说不到位,口头禅是‘我认为怎么样’……王扶林允许演员谈论自己的感受,哪怕是浅薄的。

“我们重形象,但不唯形象。有许多人没能入选,并非是形象不好。如果有谁自认为是天生的美人而不求上进,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我想大家也会明白的。”

王扶林常常拿这些话鞭策他们:“任何人必须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识,尽量根据自己的优势来选择角色,但必须记住,只有小演员,而没有小角色!”

有人哭,有人笑

进入培训班后,陈晓旭在小品练习上很下功夫,许多细微之处处理得很有想法。但总体上,她着力塑造的是一个多愁善感、孤独飘零的林黛玉,而对黛玉尖刻、善说笑话的一面忽略,显然是受了越剧《红楼梦》的影响。

别看陈晓旭神色忧郁,私底下的她咋咋呼呼,特别会恶搞,冷段子又多,剧组都视她为“开心果”。但能否将这种幽默感恰当地移植到小品表演中,陈晓旭显得信心不足。

王扶林平时不太给演员辅导小品,有一次,他连比带划亲自做起了示范。陈晓旭看着王导一本正经模仿小姑娘的步态、神情和语调,扑哧一声乐了。晚上看回放,大家发现“黛玉”像换了一个人,轻盈活泼多了。 564.jpg
邓婕

小品表演期间,蒋光明印象最深的还是邓婕。

有一回,轮到邓婕演凤姐,化妆单上却没有她的名字,化妆师的语气也挺冲。邓婕呼啦一下就哭了,觉得自己就是丑小鸭,人家怎么也不相信她能演凤姐。

等到化妆师为她盘上头发,打上粉底,敷上胭脂,画上高挑的眉毛,镜子里赫然便出现了一个俏佳丽人,连化妆师也忍不住为自己创造的“尤物”惊诧:“太美了!”

邓婕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当时,她演的是“凤姐协理宁国府”一段,看到剧组人投来的惊讶和赞叹,她愈发自信,一甩手绢,慢悠悠地拖腔道:“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有要挨打的,只管误。”

此时,邓婕完全沉醉在角色创造的喜悦中,凤姐刻薄、戏谑、从容、阴险的人物性格,被她淋漓尽现。 568.jpg
张莉

培训班之后,到了决定命运的时候。剧组研究的定角程序是:先定黛、钗、凤,再定金陵十二钗,最后定丫环。

蒋光明记得,由张莉饰演宝钗,大家意见比较一致,与袁枚、郭霄珍等竞争者相比,她各个方面条件也更合适。

黛玉则是众说纷纭。当时,黛玉有四位候选人:张静林、王晓洁、张蕾和陈晓旭。

有人觉得张蕾有气质,把握角色的心理也比较准确;有人强调,黛玉人选必须年龄小,张蕾年龄偏大,眼角的皱纹、泪囊很难用化妆遮盖;还有人说,陈晓旭有黛玉忧郁的气质;又有人说,陈晓旭形象不够完美,鼻梁太高,最佳角度也有限……

观众要求的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林黛玉,可上哪去找?谈论陷入僵局,王扶林这才发表意见:“拍摄时间即将到来,我们不可能再兴师动众去找黛玉,只有在现有演员里选,我同意让陈晓旭演,至于有些缺陷,我们力争在拍摄实践中弥补。” 566.jpg
陈晓旭

下一个就该凤姐了,竞争者也只剩下乐韵与邓婕。

两人各有各的支持者。大家拥护乐韵的依据是:她长得又艳又刁,活脱脱一个王熙凤,首先达到了“形似”;反对者则反击,她表演尚浅,又怎能做到“神似”?

邓婕的焦点在于个头,胜在眉眼漂亮、化妆后特别上镜,演古装戏最合适不过。

王扶林主意一定,在笔记本上端正地写下:王熙凤――邓婕。

角色定下来之后,有人哭,有人笑,还有人半夜闹出走。

蒋光明说,定角之前,每一个都经历了很多反复,而邓婕是最难最煎熬的一个,三起三落,险些被刷掉。邓婕沉得住气,也清楚自己的不足,当时觉得就算演个尤三姐也很不错。 565.jpg
欧阳奋强和陈晓旭

在争取宝玉这个角色时,欧阳奋强基本没有自己使力,更多是外力推动。他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性格淳朴,眼神干净,这是导演下定决心用他的原因。

但被定下来演宝玉时,欧阳心中却没底,很悲观。剧组开拍前期一直没他的戏,他成天闲着就胡思乱想。

1985年春节回成都探亲,欧阳甚至给北京的朋友写信,说自己不是演宝玉的料,此次回川可能“黄鹤一去不复返”,吓得他们忙从北京写航空信,给他打气。

“他能基本完成就不错了,但你要说他怎么爆发,怎么去完善这个角色,他做不到。”蒋光明坦言,欧阳最神奇的一点是,一旦上妆,神就来了,一卸妆就蔫不拉几的,“他当时最大的目标是——导演说行就行,很少说我不满意我再拍一条。”

在蒋光明的印象里,大部分演员都是尽力按照导演组的要求完成角色的塑造,真正有创造力的,或者蹦出过“火花”的是邓婕。

“她是有想法和打算的,人也聪慧,脑子里一直在转戏。”有一场戏在东北拍,邓婕光着脚丫子在雪地里被拖着走,大家都说算了吧,她非得坚持,最后冻晕了,直接被送去医院抢救。

那么,身高问题怎么解决呢?坐着还好,邓婕嬉笑怒骂皆信手拈来,若要和男演员对戏,在同一个画框出现,就要使些手段,在脚下垫箱子了。

躲不开的红楼魔咒

1984年9月,《红楼梦》正式开机,为期三年。

现在的电视剧一天拍150个镜头,但当时红剧每天只拍15个镜头,像拍电影一样考究。剧组也从来不熬夜,到了点就下班。

该剧投资800多万元人民币,王扶林感慨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投资的剧,受党教育多年,他小心得很,从不沾剧组的钱。

有一段时间,剧组在宣武区菜园子(北京大观园)附近拍戏,演员们同住一个旅馆,四人、八人挤一间是常态。

为了节约钱,王扶林一直住在复兴门的家里,每天早上五点半骑自行车过来拍戏,路上一个半小时,晚上再晃晃悠悠骑回去。大冬天照样如此。那时王扶林已经年过半百,也没人意识到,万一导演摔了一跤怎么办?

因为演员住宿条件太差,红楼剧组还惊动了北京市的领导。

蒋光明回忆,剧组没钱把整个旅馆包下来,南来北往赶大车的都住里面,大冬天晚上时不时停暖气,大伙常常半夜被冻醒,狼狈到要穿毛衣睡觉。

后来,王扶林使了个小伎俩。他不方便出面,便“怂恿”欧阳奋强和陈晓旭去北京市政府上访,反映问题。那时,“宝黛”二人已经全国闻名,照片贴得到处都是,市长果真接见了他们,直接给宣武区打电话,当天晚上就解决了暖气和伙食不佳的问题。

王扶林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鬼使神差,在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当上了导演。但也因为不是导演专业出身,他反而有奇思妙想,敢作敢为,难怪大家都叫他“王大胆”。 567.jpg
张静林和欧阳奋强

私下里,蒋光明和张静林玩得最好,印象里的她真且善,性子刚烈,确和晴雯有几分相似;沈琳性格恬淡,不争不抢就像平儿;袁枚也善良,和袭人一样,踏踏实实最适合做老婆……到最后,他觉得她们在演戏过程都进去了,就成了那个角色。

1987年版《红楼梦》的古意,当年那种创作资源和环境,是不可复制的。

蒋光明常常感慨,《红楼梦》就像一个“魔咒”,不管是主创还是演员,后来的成就再也没有超越过这个巅峰。演员们把最美好的青春洒在红楼里,但也从没听谁后悔过,不少人在谈到自己的成长和进步时,对老师、长辈、扶持者都由衷地流露出感激之情。

他相信,红楼剧组的人都会不同程度地怀念那段难忘的时光,这样一个庞大的剧组,拍摄周期那么长,头绪这样纷乱,大大小小的事情成千上万件,没有矛盾和冲突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但正如剧组一位人士感叹的,“甭管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我们毕竟共过患难。”
   
发表于 2017-1-4 17: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的老电视剧选材、服装、道具、考究都很严谨,现在的电视差远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广告合作|删帖申请|小黑屋| 看看厦门     

Copyright © 2017   版权所有 看看厦门社区   闽ICP备09046088号
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看看厦门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声明:本站所发表内容仅代表发贴人观点,不代表本社区立场;本站法律顾问: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 苏奕欣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关闭
逛了这许久,何不进去瞧瞧?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参与互动赢K币